焦點報道

半全场 > 焦點報道 >

未成年人犯罪免于刑罰決不能一放了之

時間:  2019-12-23 10:34  
未成年人犯罪免于刑罰決不能一放了之
 
最高檢第九檢察廳廳長就依法嚴懲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答記者問
 
□ 本報記者   周斌
 
□ 本報見習記者 趙婕 劉潔
 
成功公訴一批“零口供”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案件;準確適用法律處理疑難新型案件,對李某對兒童手淫一案以猥褻兒童罪提起公訴;正在認真研究降低刑事責任年齡的問題……
  
12月20日,最高人民檢察院第九檢察廳廳長史衛忠在新聞發布會上,通報了檢察機關依法嚴懲侵害未成年人犯罪工作情況,并就社會關注的熱點話題回答了記者提問。
 
懲治犯罪決不手軟
 
近年來,侵害未成年人犯罪呈持續上升態勢,個別案件性質極為惡劣,社會影響極壞。檢察機關堅持嚴厲懲治,決不手軟。
 
史衛忠舉例說,在云南省富民縣李某故意傷害案中,李某因與紫某有矛盾,殘忍地往紫某6歲的兒子身上潑硝酸,致其嚴重傷殘,檢察機關對李某從嚴指控,李某被判處死刑并已執行。
 
性侵害犯罪在侵害未成年人犯罪中占比較大,檢察機關堅持嚴厲打擊,2018年1月至2019年10月,共起訴此類案件3.25萬人。
  
“我們嚴懲校園性侵犯罪,最高檢發出‘一號檢察建議’一年來,全國檢察機關共批準逮捕教職員工性侵害學生犯罪嫌疑人664人,提起公訴520人。”史衛忠說。
  
與此同時,檢察機關依法打擊監護侵害犯罪,托幼、培訓機構侵害犯罪,侵害留守兒童、困境兒童犯罪等重點領域犯罪,加強重點未成年人群體?;?。
  
福建省平潭縣某少兒培訓中心工作人員以蹲馬步、蛙跳、不允許吃午飯、毆打等方式,虐待7歲兒童吳某,案發后檢察機關第一時間介入,會同公安機關,快偵快捕快訴,三被告人以虐待被看護人罪被判處有期徒刑。
  
據統計,2018年1月至2019年10月,檢察機關共批準逮捕遺棄、虐待未成年人犯罪119人,起訴257人;批準逮捕侵害留守兒童犯罪3944人,起訴4660人。
  
侵害未成年人的許多案例顯示,侵害者本身也是未成年人,因未達刑事責任年齡而免于刑罰,這在社會上引起了較大爭議。
  
對此,史衛忠回應說,對這類未成年人決不能“一放了之”,必須依法予以懲戒和矯治。一方面,檢察機關進一步健全完善未成年人權益?;ず頭缸鐫し闌?,盡可能消除導致未成年人違法犯罪的家庭、學校、社會、網絡、政府等?;す討形侍?;另一方面,建立健全罪錯未成年人分級干預制度,切實發揮專門學校的強制教育作用、強化收容教養制度的矯正功能等。
  
“關于目前議論較多的降低刑事責任年齡的問題,我們也在進行認真研究。”史衛忠透露。
 
公訴一批零口供案
 
在梅某強奸案中,面對犯罪嫌疑人百般抵賴、被害人不配合、客觀性證據缺乏的情況,浙江寧波海曙區人民檢察院及時介入偵查引導取證,引入心理專家對被害人進行心理輔導,被害人作出如實陳述,完善證據鏈條,準確指控,最終梅某被判處有期徒刑7年。
  
史衛忠介紹說,侵害未成年人案件有著直接證據少、被告人不認罪、被害人辨別表達能力弱的特點,檢察機關注意加強對此類案件證據審查的理論和實務研究,確保準確把握證據標準,成功公訴一批“零口供”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案件。
  
由于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的特殊性,在辦理這類案件時,存在發現難、取證難、指控難、修復難等一系列難題。為此,檢察機關通過拓寬案件線索發現機制、推行專業化辦案、強化對未成年被害人的?;ぞ戎卻朧┘右云平?。
  
針對疑難新型案件,檢察機關準確適用法律處理。如李某對一兒童自行手淫一案,北京市順義區人民檢察院在辦理此案時,準確認定這種行為與接觸型猥褻兒童犯罪本質、危害相同,以猥褻兒童罪對李某提起公訴,法院作出有罪判決。
  
針對因詢問方式不當導致取證質量不高,放縱犯罪,或反復詢問造成“二次傷害”的問題,最高檢推行“一站式”詢問救助機制,全國共建立環境溫馨且具備取證、心理疏導、身體檢查、同步錄音錄像等功能的“一站式”詢問救助辦案區330多個。
  
“最高檢目前正在研究制定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等案件辦理規定。同時,建立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案例庫,定期總結發布指導性案例、典型案(事)例,推動辦案參照適用。”史衛忠說。
  
此外,各地檢察機關還全面加強國家司法救助工作,為未成年人被害人提供身心康復、生活安置等多元綜合救助;培育、引入心理疏導等專業社會力量參與被害未成年人?;ぞ戎ぷ?,幫助其早日重新融入社會。
抗訴改判249起案件
 
王某為謀財綁架其親屬的4歲女兒,將其投入污水管道中溺死,一審被判處死緩。山東省淄博市人民檢察院認為王某手段殘忍,后果嚴重,判處死緩量刑畸輕,依法提出抗訴。山東省人民檢察院經審查支持抗訴,省院檢察長列席省高法審委會發表支持抗訴意見,省高法最終改判王某死刑立即執行。
  
2018年以來,全國檢察機關共對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案件提起抗訴546件,目前已改判249件。
  
司法實踐中,各地檢察機關充分落實“辦案中監督、監督中辦案”要求,加強監督配合,形成打擊合力,確保犯罪分子罰當其罪,維護司法公正。
  
史衛忠介紹說,檢察機關堅持提前介入偵查,加強與公安機關、法院的溝通配合,統一執法標準,確保案件順利訴訟。
  
寧夏石嘴山市大武口區人民檢察院與公安機關會簽文件,規定對于性侵害未成年人案件,公安機關對被害人進行詢問時,均第一時間邀請檢察院派員提前介入。大武口區檢察院共提前介入性侵及其他重大案件21件21人,沒有出現無罪判決或存疑不起訴情況。
  
四川省成都市人民檢察院審查汪某多次強奸猥褻多名幼女案時發現,該案除被害人陳述外再無其他有力指控證據,就會同公安機關進行深入分析研究,進一步完善證據鎖鏈,起訴后法院對事實全部予以認定,判處汪某無期徒刑。
  
同時,檢察機關加強立案監督和偵查活動監督,2018年以來共對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監督立案1299件,追捕漏犯1664人,追訴漏犯1700人。
  
如福建省福清市人民檢察院辦理的某小學老師劉某性侵害小學生案,檢察官與辦案民警協作配合,加強取證工作,在劉某只承認8起犯罪事實的情況下,偵查終結時認定16起,審查起訴中又追加認定12起,后劉某被判處有期徒刑11年。
  
本報北京12月20日訊  
來源:法制日報
責任編輯:鄭玉丹
{ganrao}